我在五月等一树花开

 

  一

  五月,来了。梅雨,也来了。

  你,原本沉寂如水的心,在花柳绿中,泛起千万涟漪。

  暮春,以落花的惆怅与伤感,送别天际的流云,山间的炊烟。而你,聊赠满城暗柳和落叶,留与轩窗楼前明月一帘淅沥细雨。

我在五月等一树花开

  纵有洪荒卷起千堆雪,大雁作“人”字徘回,我依旧独自在五月的边沿行走,冷眼相对世间繁华落幕。

  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菩提。佛,不在眼前跪拜,香火消散,他却常在心头浮现。你,不在垂柳拂动、水晕氤氲的小桥流水间辗转,却在浑沌无边的梦境留下一道又一道时而模糊时而清晰的背影。 

  你呵,把五月雕琢成水墨丹青,横铺在烂漫山花之中。而自己,以诗的韵律,与五月、山水融为一体。

  五月,花在山间开放。忘我。热烈。

  那一片沾珠带露的红,将你我分隔于五月的两端。此处阳光明媚,彼岸细雨纷飞。似乎,你还在百花争艳的春天,而我早已步入梅雨时节。

  踏遍万千河山,看过无数风景,只想问嫣红的杜鹃,可是在无声唱和啼血杜鹃满腹心事?树树鲜红如血,声声凄怨如泣。

  一花,一鸟。把初夏,五月,渲染得壮烈而凄凉。一人,一路。将无数朝暮,无数守望,私藏在凝重的叹息里。

  谁看见五月一树花开,听说,它为幸福而来。

  二

  跋山涉水,不辞辛劳,不畏艰难。比苦行僧洒脱些,比隐士执着些,这就是徒步的人。徒步的人,以明月清风,山川河流,不可预知的危险,一步一步虔诚而热情地丈量生命的长度,人生的高度。

  五月的杜鹃,热爱阳光的缕缕温暖,也喜欢梅雨里的丝丝清凉。

  我以为,你只是在探索人们遗弃的世界,固执地想见镜花水月、海市蜃楼,也想遇见他人不曾知道的美好。步履轻盈,挥汗如雨。露宿山头,行走水边。孰知你是在不断地自我超越和战胜中,寻找未知的自己。

  你在不断地行走,以行者的姿态,隐者的胸襟。我如榕树倒垂的千万根须,寂寞地垂钓树荫下的日子。

  十年尘,十年土,十年生死两茫茫。徒步的人,一直没有忘了行走,坚信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从来都在脚下;等待的人,早已不知等待是什么,等谁,为谁,有谁,只是习惯了等待。

  安安静静地做一个看客,像五月的映山红,在山巅云海中,为懂她的人绽放,如梅雨里的水珠,躲在一片叶、一枝花上,等风把她带走。

  五月,有青柳拂过眉头,那是不是你只手在梳谁的长发?

  我远远地看见,五月,有一树花开。

  如你久违的容颜,在一帘疏雨之外出现。

  夜色正浓,蛙声四起,我已不愿意去猜,哪一树花香,会让人沉醉,忘记归路。

  三

  五月,时晴时雨的五月。

  假装,我还不老,我还有一颗不老的心。

  而你,还很年轻,你还在落花流水间吹笛。

  雨声不断,风声不断。

  猜,谁人楼上愁,谁在看扁子舟。

  想,千帆过尽,谁与争风流。

  看,远去的背影,失去的岁月。

  莫名怀念一个人。纵有人说,怀念,是因为老了。在梅雨时节, 我愿遇见老去的自己。白发苍苍,老眼昏发,睡意昏沉,坐在屋前的柚子树下,半睡半醒间,一抹红惊艳了不远处的云霞。

  “我,想一个人了”六个字,字字玑珠,砸在心意,一如狂风暴雨袭卷而来,疼痛在蔓延。无声的倾诉,萦绕耳边。可惜,我不再是南归的雁,可以飞回南方,告诉那个人,不能再转任何讯息。茫茫人海,我已找不到你想的那一个人。

  我,只得回之以呵呵。谁人不曾年少?谁人不曾轻狂?就像无酒不成诗,不醉不相思,那些个迷乱的岁月,去了就去了,有些人,散了就散了,何须再去怀念?更何况,有些人只适合放在心底偶尔怀念。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。那些温暖的日子,终究不会冷却;一些清晰的思念,终将在不可知的年华里老去。直到有一天,你想不起谁在你心中住过,谁路过你的青葱年华。

  五月,以闪电、雷鸣、雨水、阳光和风儿,祭奠逝去的岁月。

  我在五月等一树花开,以书墨,以暗香,以窗外朦胧月色,和你已经的,未知的岁月。

  这个五月,梅雨纷飞,我还不老,你亦年轻。

  花开满山,该是幸福的,诚如你,这幸福的人啊。

  只因在山中,雨中,风中,共一片夜色下的你我,还可以红袖添香!

上一篇 >> 轻捻时光指间弹,淡写流年相思乱

下一篇 >> 当你没钱的时候,你会明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