守一颗安然之心优雅前行

 

     一直相信世界的某个角落,看不见的云端,有一座美丽的天空之城,那里没有遗憾,没有忧伤,没有不可能发生的未来。只有心中有爱的人才可以抵达爱的国度,所以,我愿意相信幸福,相信一切美好的事物,亦如阳光下的笑靥,温暖如春。生活的根基,是一颗自然的平常心,如同涓涓清流从心底消失,来自我们与世间周遭的人与事和睦妥当相处的道理,它是一种无法言说的愉悦,是不那么确定的事,不剧烈,也不荣耀,如花期一期一会,活在当下。正如素年锦时里的轻描淡写,世间的清朗风月,如同一种静默的昭示。

一世长安,岁月无恙

 

     花不择日开。有时天晴,有时落雨。人活在处境,更活在心境。今天,又想起沈从文说起的“耐烦”二字,何止文章事,多少事如淌河,过不过得了,不在河多深,而在心够不够耐烦。有波澜,不失平和,是一种态度。不求日日天晴,但一定要在任何天气活出样子。——贾柯 回首这一程春期,从桃花盛开到樱花雨落,太过匆匆,如指尖沙悄然飞逝。想来,这世间万物都有它熟稔的原乡,唯有记住它来过的痕迹,便是岁月给予我们最好的馈赠。

当你没钱的时候,你会明白

 

     人要是没钱了,出门不敢多说话,看人不敢多问一句,走路不敢抬头,怕别人笑话,怕被人看不起。人情薄如纸,真心假如灯,如黄昏,如黎明,就是因为没钱,没钱男人难,没钱苦,只是因为没钱,朋友说变了,亲戚说自己不能混好了。想了一万条路,走了一条路,叫做没钱,问了一辈子的等,等了一天的说,才知道没钱是那么的难,那么的不堪一击。人穷了别走亲,三分冷,三分不如意,还有三分伤人心,一份真情就散了,只是因为没钱,都说变了,只是因为穷。

我在五月等一树花开

 

     五月,来了。梅雨,也来了。你,原本沉寂如水的心,在花柳绿中,泛起千万涟漪。暮春,以落花的惆怅与伤感,送别天际的流云,山间的炊烟。而你,聊赠满城暗柳和落叶,留与轩窗楼前明月一帘淅沥细雨。纵有洪荒卷起千堆雪,大雁作“人”字徘回,我依旧独自在五月的边沿行走,冷眼相对世间繁华落幕。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菩提。佛,不在眼前跪拜,香火消散,他却常在心头浮现。

轻捻时光指间弹,淡写流年相思乱

 

     每当忆往昔那段难忘的岁月,冥冥之中便会暗生情愫。不知魂已断,空有梦相随。我愿用余生续写,也会用真心等待。不是雨无心,只是泪多情。夏花散发的清香,绕过尘世的繁华,流经岁月的田园,和相爱的人,在红尘浅笑里,共度若素流年。青春斑驳的时光,是那么妩媚丰盈, 恰似你诗句的抚摸,恰似你画笔的问候,恰似你舞步的诱惑。用流年时光,红尘谱成乐章。轻弄一庭花影,彻夜东风瘦。醉笔瘦词千行,薛笺飞处,眷念向谁诉。月色醉清风,月色撩人依旧,对月诉情衷。念已入髓,相思几许?

用能力塞住所有人的嘴

 

     让自己唯一幸福的方法就是奋斗,快乐。当初看似到到不了的未来,都会成为你经历过的云淡风轻。这个世界太复杂 每个人都在说着相反的话。财富如浮云,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,真正留下的,是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贡献。每希望和失望都折磨人,但希望折磨人的时间更。折柳送别的清晨,分不清眸子里的是泪水还是水雾。有时候大喊大叫 只是为了引起你的注意。众生万象 都不及你一笑。要么就努力的向上爬,要么就生活在社会最底层。

你在,我在,便是最好的时光

 

     淡淡的风轻轻地吹过季节的门楣,将浅浅的喜悦,安放在夏的眉眼,心中的温润便随着花朵的盛开而增长,这样的季节,是干净清爽的,心,多了一份澄澈。人间最美的时节,生命中所有的葱茏,都在暖阳下生长,所有的花朵都在争奇斗艳,所有的遇见都充满了暖意。这样的日子,是明亮且温暖的。行色匆匆的生活,总会有这样或那样的烦忧,也总会有阳光伴着温暖前行,正因为有了季节的包容,才有这一树一树的花开。

流浪的爱情,一个人的狼狈

 

     时间仓促了很多,学会了孤独,学会了无奈,失去了,得到了,只是一笔勾销,人生没有彩排,也没有太多精彩,看的真情,看的理解,有些话,只是错过,有些事只是路过,是无奈,是歌剧,还是一份单曲循环,人生没有彩排,也没有太多精彩语录,这便是一生,这便是一个轻装上阵的足迹。          足迹的流浪,减不掉自己的思念,改变一生的祝愿,还是剪短一份忧伤,有些事,总是让人看不起,有些话总是让自己耽误,错过的,失去的,来来回回,只是一句再见,再也不见的枉然,说什么一辈子,看什么一个瞬间

安放自己于简单处

 

     简单之美是透着一种禅意,如天上轻盈的白云,随缘自在;如花中纯白,清新淡雅;如冬雪初落,纯洁通透;如画中留白,给人以想象。简单,纯粹而通透,天然而不加雕琢。用简单的心看世界,世界是澄澈的,明朗而美好;用简单的心去生活,生活是的诗意的;用简单的心,看待人生,人生是向上的。简单的人,不悲不喜,在清浅的岁月中,拥有一段平凡的人生,将旅途中的经历,安放在心中,用清淡的笔墨抒写自己的流年,看着走远的繁花似锦,不言执着,坐拥一季纯白,在岁月的素笺上轻轻描摹,微笑着

有了软肋,那铠甲呢?

 

     下午发稿子给H时,她立马就接收了。我调侃到,你家男闺蜜又去陪女朋友了?按照常理,她现在应该在距学校不远的网吧里陪她所谓的“男闺蜜”打游戏或者看球赛,通常要晚上在十点以后才会收我发给她的稿子。而要是立马就收了,只有两种情况,要么,游戏打到一半,他女朋友打电话来,要么,球赛看到一半,他女朋友打电话来。“他女朋友说下雨没带伞,让他送伞过去。”在认识他之前,H也是个不折不扣的软妹子,瓶盖都拧不开的那种。